页面载入中...

中国首家综合性桥梁博物馆开馆

  但问题是,天宝三年初,贺知章辞官归乡,玄宗亲作诗为送,并诏百官饯送于长乐坡,此时的李白已经赐金还山,并没有参与此会,这个诗题就有问题了。而敦煌本的题目则是《阴盘驿送贺监归越》,阴盘驿其地在长安、洛阳之间,是李白与贺在中道相遇的记载,这个历史信息其他书里都没有记载,陈尚君认为,必有所本。

  类似的差异超过四十例,所以陈尚君认为,可以肯定不会是传写者的抄脱,而是作者修改的结果。“如果伯二五六七所录李白诗为其初期诗歌文本的判断不错的话,则可以认定他在诗歌定稿中,于原作有增有删,增写一二句或四五句的比例应稍高于删去诗句的比例。”

  李白被公认为是天才的诗人,诗思纵横,才思敏捷,言出意表,想牵世外,清人黄周星甚至有太白写诗用胸口一喷即成的夸张称许。但是在陈尚君看来,其天才纵逸的另一面,则是极度勤奋地学习与修改。“其于自存诗稿反复修改,本属情理中事。”

  (本文参考陈尚君《李白诗歌文本多歧状态之分析》、方本文《唐人选唐诗中李白诗歌异文刍议》、铃木修次《李白诗歌的传承及版本轮考》。)

  苏轼为千古文章大家,在赤壁大战几百年后,夜游赤壁,留下了篇脍炙人口的〈前赤壁赋〉:有客念起曹孟德当年酹酒临江、横槊赋诗,而今安在哉?于是感伤人生不过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沧海之一粟,哀吾生之须臾,羡长江之无穷”。苏轼答道:天地之间,物各有主,不是我的,一丝一毫不取,“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,耳得之而为风,目遇之而色,取之不禁,用之不竭”,这些不正是我们目前所享受的吗?于是大家豁然开朗,杯盘狼藉,“不知东方之既白”。

  由是,超越了人生短暂、感物伤怀的局限,得到物我一体的精神解脱和大自在。

  当然,这是常人难以企及的境界。经历过大起大落和生死门槛的苏东坡,此时已然是儒释道精神皆内化于心、一以贯之了。

  一、

‹‹  123  4    ››  显示全文
admin
中国首家综合性桥梁博物馆开馆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