页面载入中...

台湾当代诗人洛夫病逝,享年91岁

  任何手术都有风险,何况这么大的手术,肯定要想想清楚术后的风险和可能发生的后果,死、半死不活、或活的更精彩,我的意识里出现的是最后一项。

  即刻要面对生与死的各种可能性,这个课题太大了。

  早已经安排好意大利十天的春节旅程用来感悟生命的启示及意义,我最终决定踏上异国之旅。现在想来都是上天的安排。我身体的指征没什么异样,只是指标超标,自己压根也没特别的觉得就没明天了。可家人和朋友都觉得每一天都像是生命的最后一天一样,对我关爱备至,甚至吃饭时坐在我对面就泪眼婆娑,情境化的想象着将要面对的各种可能,以及我和他们的心情。

  [解说词]显然,医疗器械、药品和耗材采购中潜规则盛行、红包回扣泛滥、一些非基本用药药价虚高等黑色利益链,加重了百姓看病难、看病贵问题,严重侵害了群众利益。

  易利华(江苏省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 院长):利益的驱动,少数医者他就违背了我们讲的医德或者医疗良心,规定的比如说门诊上开药不能超过三天,他就开五天或者开十天,规定一个处方上只能开五种药以下,他就开六种、开七种甚至开十种,他就是不顾制度,也不顾病人的医疗需求。

admin
台湾当代诗人洛夫病逝,享年91岁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